七旬剃头匠手握剃头刀57年收费全靠看着给

  早晨6点30分,位于鸿福社区鸿福三村南门口的一间理发店准时开门迎客,今年70岁的柯厚铁像往常一样忙活着,打扫卫生、烧热水,一切有条不紊。57年的剃头手艺,给他带来了无数像老朋友一样的顾客和满满的幸福感。

  “刚从医院剃完两个头回来,不好意思,让大家久等了……”70岁的柯厚铁急匆匆地跑回理发店,放下手中一只木箱,一边向两名老顾客表示歉意,一边招呼其中一人落座,拿起一把剃刀在荡刀布上熟练地荡了两下,便开始为其刮脸。

  记者注意到,柯厚铁经营的理发店面积仅6平方米,里面摆放着一张靠背椅、一面镜子和一只面盆,剃刀工具仅有剃刀、电动剃头刀和剪刀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柯厚铁经常为小区及附近医院的老弱病残提供义务理发服务,“只要一个电话,我就会上门帮人剃头。”

  柯厚铁祖籍在南通海安,13岁拜师学艺,1985年来扬州。“当时我就挑着一个剃头挑子走街串巷,谁家要剃头,我就上门服务。”柯厚铁老人笑着说,1994年之后,他曾在马路边摆摊剃头,之后一直在马太巷租房开理发店。

  “柯老手艺精湛。”家住瓜洲镇的周大伟在柯厚铁这剃了10多年头,老人搬家,即使再远,他也会抽时间而来,“你看看,一点头发根子都摸不到,光滑得不得了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柯厚铁帮人剃头,收费从不定“标准”。“我的理发店从来不设招牌、不定价格。”柯厚铁直言,如今他接待的客人基本是回头客,以老年人为主,愿意给多少钱,他就收多少钱,遇上陌生顾客,一般只收10元。

  有不少街坊劝说柯厚铁,“都已70岁的人了,早点‘退休’回家享清福吧!”可在他心中,做了一辈子的剃头匠,这门手艺丢不下了,也舍不得丢了。

  蘑菇头、三七开、小平头、叔叔阿姨头等,柯厚铁一口气能报出近40年来扬州人流行过的各种发型。另外,火钳烫头、烙铁烫头、电烫、化学烫……他也亲眼目睹了扬州理发行业的发展,内心甚是自豪。

  柯厚铁给自己制定的“退休”条件是:干不动了,才会真正地丢下手中的这把剃头刀。通讯员许广友记者陈晨文/图


威澳门尼斯人5959cc_澳门威斯尼斯人下载app_尼斯人娱乐场官网【唯一授权官方网站】原创文章,作者:管理员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smartwaylearn.com/dyarticle/41.html